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再一次與大地擁抱,只為了追逐那個未醒的春夢。 冬天的一場雨,下到深處就凝成雪,凍結大地潛藏的野獸。 近處成一種距離。 遠處成一種模糊。 我撐起雙手,和一杯剛回溫的豆漿對視,冒出的熱氣以自己的姿態飛離。所有的一切,都在回頭時離去。慢慢冷冽成指尖的寒。 一場雨趕著一場雨,每一次都是見縫插針的閃現。積壓太多心事的葉子,僅僅一次的針插,就落下,迴旋著自己未散的情結。 你就在前面,光的正面。玻璃從自己的角度,審視你的每一個動作,悟出一生的匆匆。那穿插而過的光線,就帶走時間的碎末。 燙傷每一個細胞。 死去和活著。